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当前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唐家璇回想中国和东瀛外交,谷内正太郎

唐家璇回想中国和东瀛外交,谷内正太郎

来源:http://www.htdcf.com 作者: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时间:2019-10-30 09:24

日本历史书如何介绍中日之战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唐家璇回想中国和东瀛外交,谷内正太郎。       中国总理李克强7月17日与在中国访问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在北京中南海与举行会谈。这对于并不是政治家的谷内来说属于罕见的高规格接待,从中可以看出中方希望以谷内为窗口正式启动与日本的对话。李克强与谷内就为改善两国关系举行首脑级别的对话十分重要达成了一致。 中国总理李克强与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在北京中南海与举行会谈        李克强自2013年上任以来,很少会见现任的日本政府高官和政治家。       据日本方面消息称,李克强与谷内的会谈持续了35分钟,在会谈的一开始李克强就表示此次访问对于中日关系回到正常轨道具有积极意义。        谷内7月16日与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杨洁篪举行了会谈,包括晚宴在内,对话长达5个半小时。据悉,二人还谈及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访华。17日谷内与国防部长常万全也举行了1个小时的会谈。中国似乎是单方面将谷内与杨洁篪的对话定位为“高级别政治对话”。       中国领导层对此次谷内访华似乎抱有很高期待。安倍晋三的战后70周年谈话等历史认识问题将不可回避。中方需要一个沟通管道以准确把握安倍的想法,同时将中方的意向传达给安倍。2014年11月在被认为是中日关系最糟糕的状况下,谷内出面与中方围绕历史认识和领土问题汇总了双方都可能接受的4点原则共识,为此中方将谷内定位为与日方沟通的窗口。       安倍晋三讨论9月上旬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不过在17日谷内与李克强的会谈中,似乎并未具体谈及该话题。谷内呼吁尽早实现中日韩首脑会谈。        在中国经济减速的背景下,重视社会稳定的中国领导层不想过度刺激很容易引发大规模游行的反日情绪。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认为“中国经济恶化超出预期成为中日关系改善的利好因素”。中方的基本立场是通过继续对话来维持关系改善。         另一方面,今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中方在全国播放反日题材的电视剧和电影。不少观点指出中方不会放弃“反日牌”。此外尖阁诸岛(中国名:钓鱼岛)和东海油田问题也没有找到解决的突破口。该如何管理中日间的火种呢?作为沟通管道的谷内被寄予厚望。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永井央纪 北京

问:据报道,日本正在审议的新教科书中将“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等全部归咎于中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答: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的实质,是日方能否正确认识和对待侵略历史。我们已经通过外交途径郑重向日方重申了有关立场,要求日本政府高度重视亚洲近邻的正义呼声,本着对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履行有关承诺,切实妥善处理这一问题。 问:据报道,韩国议员透露,韩方将召开关于日本教科书问题的国际会议,中方是否将派人参加?是否将在教科书问题上与其它亚洲国家合作共同对日采取措施?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答:我们强烈希望日方切实重视并认真对待亚洲邻国人民的高度关切,不要做伤害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事。链接 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日前声称,将要求中国改善反日历史教育。日本传媒也发表评论,无端指责中国推行的爱国主义教育。然而,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送审的《新历史教科书》却大肆美化日本侵略战争,歪曲侵华历史,宣传中日历次战争责任都在中国,大肆煽动对中国的仇恨。 又到了4年一度的教科书审定时间,在4月上旬教科书审定结果出炉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送审的《新历史教科书》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因为《新历史教科书》严重歪曲历史,有民间团体将其称为“凶化书”,纵观该教科书的内容,“凶化”可谓恰如其分。根据这次曝光的送审本内容,其“凶化”程度变本加厉,充满了以天皇为中心的家族国家观、亚洲支配观、对他国优越感和本国中心史观,同时隐瞒加害事实、充满了受害者意识,大肆宣扬侵略有理,侵略有功,使用大东亚战争的说法,肯定日本发动战争是自存自卫的战争,并且歌颂日本国民积极投身战争的献身精神。 教科书内容曝光之后,引起了比较强烈的反响,韩国已经掀起了批判浪潮。至于送审本为何曝光,有一种说法是编撰会故意泄漏出来的,因为送审教科书泄漏是史无前例的,将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应,反而会扩大编撰会在社会上的影响,从而达到推广自己教科书的目的。而编撰会和一些右翼媒体则指责左翼人士和民间进步团体泄漏了样本,是为了阻止该教科书获得审定通过。 从新送审本的内容来看,该历史教科书在有关侵略历史的叙述上更加暧昧和倒退,而且俨然将自己打扮成了受害者。教科书还一如既往地特别注重煽动对中国的仇恨,而且将这种仇视情绪一直追溯到古代。 关于中日历次战争 声称责任都在中国 关于与中国之间的历次战争,教科书的描述俨然是由于中国的责任。 关于甲午战争爆发的原因,2001年版教科书不提日本首先在丰岛海面袭击清军,而用暧昧的“日清两军发生冲突,日清战争开始了。”这次送审本则进一步歪曲事实:“清不想失掉最后的朝贡国朝鲜,开始将日本作为敌人。日本进行了日清和日俄两场战争,就是由于东亚的这种国际关系。”关于“二十一条”,2001年版将该事件叙述为“日本让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带有强迫的含义,同时指出:“英国和美国提出了抗议,二十一条要求分为五款,第五款是希望条款,被作为秘密。第五款要求接受日本人作为政治、财政和军事顾问以及大量购买日本制武器。这虽然是希望条款,也是将中国作为半殖民地的做法,是轻视中国的民族主义的行动。”但这次送审本却用了“要求”,删掉了强迫性含义和英美抗议的内容,而且还歪曲宣称:“中国方面期待列强的介入,向国内外泄漏了极为机密的谈判内容,而且在5大条款中,将并非正式要求的事项也列入,制造了‘二十一条要求’的名称,中国国内的反日舆论开始高涨。”也就是说,新送审本称当时的反日完全是中国政府制造谎言引起的。 关于“九一八”事变,2001年版说:“关东军炸死满洲军阀张作霖后,希望加强对满洲的控制,中国人的反日运动激化,不断发生妨碍列车运行的事态。此外,对日本来说,北面有苏联的威胁,南面有国民党的力量不断逼近。在这种情况下,石原莞尔等一部分关东军军官制定了通过军事占领整个满洲解决问题的计划。”此次送审本则变成了:“随着国民党统一中国的逼近,中国人的反日运动激化,不断发生妨碍列车运行和迫害日本学童的事件。此外,对日本来说,北面有苏联的威胁,南面有国民党的力量不断逼近。”主语变成了国民党统一中国的逼近,而不是日本的步步进逼,表明是关东军精心策划的句子也删除了。 在《日中战争》一章中,新送审本比2001年版增加了《西安事变》一节,其中说:“共产党获得了喘息,共产党员潜入国民党内部,大肆推进将日本引入战争的破坏和挑衅活动。”也就是说,新送审本称中日战争是共产党阴谋挑唆起来的。关于卢沟桥事变,2001年版教科书说:“1937年7月7日夜,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发生了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天一早,与中国国民党军队之间进入战斗状态。虽然当时人们希望现场解决,但是不久日本方面大规模派兵,国民党政府也立即发布了动员令,此后进入了持续8年的日中战争。”但是新送审本这样叙述:“1937年7月7日夜,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发生了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天,中国方面继续开枪,进入了战斗状态。事件本身不过是一个小摩擦,虽然人们希望就地解决,但是与日本方面的冲突事件不断发生,解决变得困难起来。”也就是说,旧版本尚承认日本大规模派兵在先,新版本则将卢沟桥事变完全算成中国的责任,是中国方面扩大了事态。 从教科书的描述来看,中日战争的责任完全在中国,日本反而是受害者。此外,新送审本继续将8年战争描述为“目的不明的泥沼战争”,完全抹煞了日本希望灭亡中国的阴谋。 对外侵略不称“侵略” 大书特书日本损失 教科书对日本自古至今的历次对外侵略战争从来不用“侵略”二字,对丰臣秀吉入侵朝鲜,也称为出兵,右翼学者可笑地辩解说,为何不用侵略,是因为秀吉根本没把朝鲜看在眼里,不过是借道,真正的目的是征服中国明朝。对于殖民统治朝鲜,新旧版本都强调朝鲜像一只手一样伸向日本,如果被其他国家控制,日本将受到威胁,并且将沙俄在朝鲜北部建立的伐木场称为军事基地,为自己吞并朝鲜正当化制造借口。唯独对于苏联在二战后期出兵中国东北,教科书毫不吝啬地用了“侵入”、“侵攻”等字样。 对于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2001年版说:“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在战争中发生过杀害和虐待非武装人员的行为,日本也不例外。战争中,日本军队在进攻的地区,对于俘虏的敌国士兵和平民进行了不当的杀害和虐待。”也就是说,即使日本干了坏事,也不过彼此彼此。新送审本则仅仅说:“没有一个国家在战争中没有任何杀害和虐待非武装人员的事情,日本也不例外。”未再提日本军队所犯罪行。 关于南京大屠杀,2001年版的教科书在《日中战争》一节的正文中的括号内加了一句话:“”,将大屠杀以“事件”一词轻轻带过,但是在介绍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时,又以稍小的字体介绍:“东京审判认定日本军队在1937年的日中战争中占领南京时杀害了很多中国民众。但是关于事件的实际情况,资料上被发现有很多疑点,存在各种见解,现在仍在争论。”这就使括号中的那句话进一步大大折扣。但是,在送审本中,括号中的那句话被删除了,只是在一张名为“因巷战而遭到破坏的上海市区”的照片上面用小字注解重复了上面的那句话。也就是说,教科书进一步否定了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而且几乎不会使读者注意到南京大屠杀这个问题。 相反,教科书对日本在战争中的损失则大书特书,2001年版教科书在“战争的惨祸”一章中,将日本作为加害者所受的损失与受害国并列,但是用很大篇幅介绍了东京大空袭的问题。新送审本则不再提受害国的损失,而是单纯强调日本的损失,并且将日本的损失与“两大极权主义的牺牲者并列”,强调“不能忘记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牺牲者,远远超过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牺牲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对东京等多数城市进行不加区别地空袭,并且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而且,苏联撕毁日苏中立条约,侵入满洲,不断发生掠夺、杀害日本平民的暴行,包括日军俘虏在内的约60万日本人被强制带到西伯利亚,被迫从事严酷的劳动,约有10%的人死亡”。 为战犯鸣冤叫屈 鼓吹侵略“造福”亚洲 同时,送审本继续将盟军对日本的统治称为占领统治,而且改变了2001年版用较小字体介绍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非法性的做法,用与正文等大字体介绍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非法性,为战犯鸣冤叫屈,同时认为“直到今天,评价也未确定”,显然是企图否认东京审判的合法性。 教科书同时大力宣传日本造福了亚洲,是亚洲的恩人。如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增加介绍了八田与一在台湾南部兴修水利,造福了台湾人民。李登辉访日时就特意到石川县的八田与一故居参观,对此感恩戴德,与右翼分子情投意合。在赞颂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的同时,2001年版教科书和送审本都企图否认中国自古以来对台湾的主权。 对于国内右翼势力美化侵略战争的举动,一些日本人往往说这是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但是对于这样的教科书,如果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显然表明日本政府对这种言论的赞成,也必然会引起受害国的抗议。2001年版教科书审定时,作了一定程度的修改,但未改变美化侵略战争的本质。文部科学省如何制定审定意见,正式上市的版本将是一个如何的面目,人们正拭目以待。

导读: 我对町村说,关于中日历史关系,已故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做了很好的概括,「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这里的「对立」是指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敌对关系。从甲午战争到二战结束, 我对町村说,关于中日历史关系,已故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做了很好的概括,「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这里的「对立」是指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敌对关系。从甲午战争到二战结束, 军国主义在历时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野蛮侵略中国,使中华民族蒙受沉重灾难。当然, 人民也是受害者。 本文摘自《劲雨煦风》,唐家璇著,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2005年是二战结束60周年,对中日关系来讲是非常重要和敏感的一年。 事实证明,这一年果然非常不平静。 年初, 就开始加大「入常「力度。鉴于日本领导人在历史问题上的错误态度没有任何改变,中国民众情绪受到严重刺激,出现百万网民联合签名反对日本」入常「的事态。到4月初,发展为全国数个城市发生针对日本的示威游行,个别地方还发生了过激行为。 日方对此反应强烈。政府和政界要人不断公开表态,部分人甚至指责中国政府指使群众进行反日游行。日本媒体也大肆炒作,各大电视台反复播出中国民众示威游行及少数人过激行动的画面。一些日本右翼反华分子针对我驻日使领馆等机构采取过激行动。 那段时间是邦交正常化以来中日关系最困难的时期。尽管两国经贸关系依然十分密切,但日方长期在历史问题上采取错误态度,使两国政治关系跌入低谷,两国民众感情严重对立。中日关系呈现「政冷经热」的特点。 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多次做出重要指示。 那段时间,我异常繁忙,通宵达旦地工作是家常便饭。稍有空闲,我便反复思考与中日关系有关的一些问题。 我在想,同为二战加害国,战后日本与德国的做法却大相迳庭。德国早已颁布法律严禁为纳粹法西斯翻案,而日本至今却仍允许美化侵略历史的右翼教科书出版;早在20世纪70年代,德国总理勃兰特就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下跪忏悔,日本首相却年年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二者的反差何其大也。中国公众无法接受一个不能正确反省侵略历史、不能正确理解受害国民众感情的国家争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不难理解。 我在想,为什么近年来中、韩等国接连发生针对日本的抗议活动?为什么日本与周边重要邻国的关系总会出问题?其实,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没有正确对待历史。 二战后,日本政府曾抱着反省和道歉的态度,表示对受害国民众的感情予以理解和尊重。中日关系正是在日本当时的执政者正确对待和处理历史等问题的基础上实现正常化并逐步发展起来的。但现在,日本执政者片面强调内政因素,忽视邻国感受,说什么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民族文化传统,把邻国的国民感受视为外来干涉而一概排斥。 正当我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思考时,日本最大的通讯社--共同社社长山内丰彦一行来华访问,我在中南海会见了他,把我那些天一直思考的问题一股脑地对山内社长讲了。此外,我还针对日本国内关心的一些问题坦诚、深入地谈了我的看法,希望共同社以适当的方式将我的讲话内容客观、如实地转达给日本社会。 对于中国部分民众针对日本的抗议示威活动,我说,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始终要求民众以冷静、理智、合法有序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不要采取过激行动。中国有关方面做了起跳漫画jumpmh大量工作,调动大量警力维持秩序,防止事态扩大,以确保日本驻华机构和在华日本公民的安全,这也是为了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一些过激行为,中国政府对此是不赞成的,也是不愿看到的。我们已经并将继续采取各种措施,依法保护日本驻华外交机构和在华日本企业、日本公民的安全。 我语气十分严肃地对山内社长强调,上述事件再次显示了中日关系面临的严峻复杂形势,应该引起双方足够重视,特别是应该从根源上找出深层次原因,正本清源,并加以妥善解决。如果就事论事,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不利于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 我还对他说,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日本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些活动是中国政府支持的,是中国政府进行」反日「教育的结果。这种说法是毫无根据的,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对今后的中日关系也是极为不利的。任何一个国家对自己的民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都是很正常的。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绝不是」反日「教育。中方一贯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方针,从未向群众灌输过排日、仇日情绪,而是让大家记住历史教训,避免历史悲剧重演,采取向前看的态度,强调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代友好。中方从未将发动侵略战争的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等同看待,也不认为现在的日本人要为当年的侵华历史背负罪名。 两天后,《人民日报》全文发表我对山内社长的讲话。 不久,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也到中国访问。町村2004年9月就任外相,对华态度强硬。涉日游行发生后,町村紧急约见驻日大使王毅表示遗憾和强烈抗议,要求我们道歉、赔偿损失、承诺加强警力以保护日本驻华使馆及在华公民安全。 所以,町村这次访华,可以说是带着怒气来「兴师问罪」的。当然,我们也绝不会客气,这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给他好好上一课。 町村4月17日下午到达北京后,就开始与李肇星外长举行会谈。 按照惯例,宾主寒暄后记者就要退场。但是,町村似乎」忘记「了这一惯例,他不等记者退场,就连珠炮一般向李外长发难。他说,中国部分城市连续出现针对日本驻华使馆、商社和日本公民的暴力行为,日方对此深表遗憾。中方至今未对日方做任何表示,这让日方感到非常吃惊。町村要求中方向日方道歉。 现场记者拚命记录著。町村讲完后,有些记者开始准备退场。 看到这一情形,李肇星把记者们都叫住,让他们等一等,索性把中方的话记完了再走。 李肇星说,作为日本的外相,你是无法理解日方在历史问题上的错误做法给中国这样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国家造成了多大伤害。处理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溯本清源,不能本末倒置。希望日方正确认识历史,从根本上把产生这种麻烦的根源问题解决好。 李肇星还针对町村指责中国民众的示威活动的言论,阐明了中方立场。 当时,中国驻日本大使官邸和驻大阪总领事馆遭到一些日本右翼分子的破坏,中国银行横滨分行受到恐吓。李肇星就此当面向町村提出交涉,强烈要求日方采取切实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第二天下午,我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町村。他又和我谈起了这个问题。他说,这两天,他在日本驻华使馆和大使官邸看到玻璃被打碎,墙壁遭污损。外长会谈 中他没有得到中方的任何道歉或者慰问,如果中方能做出一些表示,将有利于引导日本国民对华情绪好转。 看到町村纠缠不休,我决定给他讲讲历史。 我对町村说,关于中日历史关系,已故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做了很好的概括,「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这里的「对立」是指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敌对关系。从甲午战争到二战结束,日本军国主义在历时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野蛮侵略中国,使中华民族蒙受沉重灾难。当然,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只有清算了这段不幸的历史问题,中日两国人民才可能恢复过去的传统友好,开辟充满希望的未来。1972年的邦交正常化谈判完成了这个历史任务,化干戈为玉帛,揭开了中日关系的新篇章。 我说,中国坚定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方针,愿同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增进战略互信,扩大交流合作,不断发展长期稳定的睦邻友好关系。遗憾的是,近年来中日关系受到严重损害。中日关系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坦率地讲,导火线在你们那里。就是因为日方在历史和台湾问题上不信守承诺,一再开倒车,中国民众长期积累的不满和愤慨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作为一个多年从事中日友好工作的老外交官,我对目前出现的局面感到非常痛心。 我坦率地对他说,你可能不同意我的说法,甚至认为这是中国进行「反日教育」的结果。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告诉你,中国不存在「反日教育」问题。中国教科书中有关中日关系的表述包括历史问题的表述是一贯的。早在延安时期,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就指出要把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区别开来。我们一直按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来教育民众,我们从来没有要求现在的日本人为过去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背负罪名。相反,我们历来是向前看的。 我向町村指出,日方在一系列问题上的错误态度和做法带来的结果,现在我们都看清楚了。两国老一辈政治家历经千辛万苦才恢复和发展起来的中日友好关系受到严重损伤,两国人民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友好感情受到严重伤害,甚至促进东亚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的努力也受到阻碍。这样的结果对中国不利,对日本同样不利。 我提醒町村,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中日关系处于非常敏感的关键时期。希望日方在历史、台湾、钓鱼岛、东海等敏感问题上务必谨言慎行,不说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话,不做激化两国矛盾的事。任何不谨慎的言行都可能给两国关系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双方应当从切实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出发,加强沟通协商,冷静、务实、理智地处理出现的问题。 町村这次访问,没有得到日方想得到的东西,反而被我们上了一课。

我对町村说,关于中日历史关系,已故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做了很好的概括,“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这里的“对立”是指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敌对关系。从甲午战争到二战结束,日本军国主义在历时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野蛮侵略中国,使中华民族蒙受沉重灾难。当然,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日历史书歪曲中日战争历史事件真相。将中日的战争责任推卸至中国,用强盗的逻辑思维认为中国是不想丢掉朝鲜这最后的朝贡国,从而与日本做对。而日本方面之前却从未与当时的中国有过任何过节,只是中国单方面为了自己的利益从而挑起引发了中日战争。

本文摘自《劲雨煦风》,唐家璇着,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日本在歪曲的过程中,历史书上指出中国为了强行介入故意向国内民众透露当时机密谈判内容,引起激烈的反日情绪。在中日关系上的恶化完全是由于中国单方面所制造的。日方这样的说法其实就是想“证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2005年是二战结束60周年,对中日关系来讲是非常重要和敏感的一年。

个人认为当时的朝鲜与中国的关系属于属国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中国是“君”,而朝鲜是“臣”。当自己的附属国被外来国家欺压时,作为朝鲜国君王的中国有理去帮助,而非存在什么为了保留朝鲜这最后的朝贡国。

事实证明,这一年果然非常不平静。

这种帮助类似当下日本与美国之间的《美安保条约》。中国为了保证自己附属国的安全,无论从何方面看都是必须的。其一:保证自己的附属国朝鲜安全是作为一个君与臣之间的关系;其二:中国如果不顾朝鲜安危从而导致朝鲜落入日方之手那么危机的就是中国本土。唇亡齿寒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应该有所了解。如果当时日方没有对朝鲜打歪主意,中国政府又何来为了自己的利益恶意的使中日关系恶化之说。沙龙国际娱乐中国这样的做法是为了保证朝鲜安全以及自己本土的安全,换句话说是日方先出手,而中国实质是为了自慰才会出面阻止日本单方面的行为。一旦朝鲜脱离中国中国就会失去一面“安全门”。

年初,日本就开始加大“入常“力度。鉴于日本领导人在历史问题上的错误态度没有任何改变,中国民众情绪受到严重刺激,出现百万网民联合签名反对日本”入常“的事态。到4月初,发展为全国数个城市发生针对日本的示威游行,个别地方还发生了过激行为。

换事而论按照日方新版历史书上的强盗逻辑中国的抗美援朝是否也存在故意想与美国关系的恶化?这样的做法中国得不到任何好处,因为当时的朝鲜已经与中国解除了附属国的关系。沙龙国际娱乐中国此举再次证明和当时的日方对立不是因为朝鲜的朝贡问题,而是因为日方的行为已经像美国一样威胁到了中方领土危机,中方才迫不得已出面制止日方行为,而非日本历史书中所讲到的中国为了强行介入故意向国内民众透露当时机密谈判内容,引起激烈的反日情绪。

日方对此反应强烈。政府和政界要人不断公开表态,部分人甚至指责中国政府指使群众进行反日游行。日本媒体也大肆炒作,各大电视台反复播出中国民众示威游行及少数人过激行动的画面。一些日本右翼反华分子针对我驻日使领馆等机构采取过激行动。

那段时间是邦交正常化以来中日关系最困难的时期。尽管两国经贸关系依然十分密切,但日方长期在历史问题上采取错误态度,使两国政治关系跌入低谷,两国民众感情严重对立。中日关系呈现“政冷经热”的特点。

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多次做出重要指示。

那段时间,我异常繁忙,通宵达旦地工作是家常便饭。稍有空闲,我便反复思考与中日关系有关的一些问题。

我在想,同为二战加害国,战后日本与德国的做法却大相径庭。德国早已颁布法律严禁为纳粹法西斯翻案,而日本至今却仍允许美化侵略历史的右翼教科书出版;早在20世纪70年代,德国总理勃兰特就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下跪忏悔,日本首相却年年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二者的反差何其大也。中国公众无法接受一个不能正确反省侵略历史、不能正确理解受害国民众感情的国家争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不难理解。

我在想,为什么近年来中、韩等国接连发生针对日本的抗议活动?为什么日本与周边重要邻国的关系总会出问题?其实,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没有正确对待历史。

二战后,日本政府曾抱着反省和道歉的态度,表示对受害国民众的感情予以理解和尊重。中日关系正是在日本当时的执政者正确对待和处理历史等问题的基础上实现正常化并逐步发展起来的。但现在,日本执政者片面强调内政因素,忽视邻国感受,说什么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民族文化传统,把邻国的国民感受视为外来干涉而一概排斥。

正当我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思考时,日本最大的通讯社--共同社社长山内丰彦一行来华访问,我在中南海会见了他,把我那些天一直思考的问题一股脑地对山内社长讲了。此外,我还针对日本国内关心的一些问题坦诚、深入地谈了我的看法,希望共同社以适当的方式将我的讲话内容客观、如实地转达给日本社会。

对于中国部分民众针对日本的抗议示威活动,我说,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始终要求民众以冷静、理智、合法有序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不要采取过激行动。中国有关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调动大量警力维持秩序,防止事态扩大,以确保日本驻华机构和在华日本公民的安全,这也是为了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一些过激行为,中国政府对此是不赞成的,也是不愿看到的。我们已经并将继续采取各种措施,依法保护日本驻华外交机构和在华日本企业、日本公民的安全。

我语气十分严肃地对山内社长强调,上述事件再次显示了中日关系面临的严峻复杂形势,应该引起双方足够重视,特别是应该从根源上找出深层次原因,正本清源,并加以妥善解决。如果就事论事,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不利于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

我还对他说,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日本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些活动是中国政府支持的,是中国政府进行”反日“教育的结果。这种说法是毫无根据的,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对今后的中日关系也是极为不利的。任何一个国家对自己的民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都是很正常的。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绝不是”反日“教育。中方一贯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方针,从未向群众灌输过排日、仇日情绪,而是让大家记住历史教训,避免历史悲剧重演,采取向前看的态度,强调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代友好。中方从未将发动侵略战争的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等同看待,也不认为现在的日本人要为当年的侵华历史背负罪名。

两天后,《人民日报》全文发表我对山内社长的讲话。

不久,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也到中国访问。町村2004年9月就任外相,对华态度强硬。涉日游行发生后,町村紧急约见驻日大使王毅表示遗憾和强烈抗议,要求我们道歉、赔偿损失、承诺加强警力以保护日本驻华使馆及在华公民安全。

所以,町村这次访华,可以说是带着怒气来“兴师问罪”的。当然,我们也绝不会客气,这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给他好好上一课。

町村4月17日下午到达北京后,就开始与李肇星外长举行会谈。

按照惯例,宾主寒暄后记者就要退场。但是,町村似乎”忘记“了这一惯例,他不等记者退场,就连珠炮一般向李外长发难。他说,中国部分城市连续出现针对日本驻华使馆、商社和日本公民的暴力行为,日方对此深表遗憾。中方至今未对日方做任何表示,这让日方感到非常吃惊。町村要求中方向日方道歉。

现场记者拼命记录着。町村讲完后,有些记者开始准备退场。

看到这一情形,李肇星把记者们都叫住,让他们等一等,索性把中方的话记完了再走。

李肇星说,作为日本的外相,你是无法理解日方在历史问题上的错误做法给中国这样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国家造成了多大伤害。处理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溯本清源,不能本末倒置。希望日方正确认识历史,从根本上把产生这种麻烦的根源问题解决好。

李肇星还针对町村指责中国民众的示威活动的言论,阐明了中方立场。

当时,中国驻日本大使官邸和驻大阪总领事馆遭到一些日本右翼分子的破坏,中国银行横滨分行受到恐吓。李肇星就此当面向町村提出交涉,强烈要求日方采取切实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第二天下午,我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町村。他又和我谈起了这个问题。他说,这两天,他在日本驻华使馆和大使官邸看到玻璃被打碎,墙壁遭污损。外长会谈

中他没有得到中方的任何道歉或者慰问,如果中方能做出一些表示,将有利于引导日本国民对华情绪好转。

看到町村纠缠不休,我决定给他讲讲历史。

我对町村说,关于中日历史关系,已故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做了很好的概括,“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这里的“对立”是指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敌对关系。从甲午战争到二战结束,日本军国主义在历时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野蛮侵略中国,使中华民族蒙受沉重灾难。当然,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只有清算了这段不幸的历史问题,中日两国人民才可能恢复过去的传统友好,开辟充满希望的未来。1972年的邦交正常化谈判完成了这个历史任务,化干戈为玉帛,揭开了中日关系的新篇章。

我说,中国坚定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方针,愿同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增进战略互信,扩大交流合作,不断发展长期稳定的睦邻友好关系。遗憾的是,近年来中日关系受到严重损害。中日关系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坦率地讲,导火线在你们那里。就是因为日方在历史和台湾问题上不信守承诺,一再开倒车,中国民众长期积累的不满和愤慨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作为一个多年从事中日友好工作的老外交官,我对目前出现的局面感到非常痛心。

我坦率地对他说,你可能不同意我的说法,甚至认为这是中国进行“反日教育”的结果。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告诉你,中国不存在“反日教育”问题。中国教科书中有关中日关系的表述包括历史问题的表述是一贯的。早在延安时期,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就指出要把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区别开来。我们一直按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来教育民众,我们从来没有要求现在的日本人为过去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背负罪名。相反,我们历来是向前看的。

我向町村指出,日方在一系列问题上的错误态度和做法带来的结果,现在我们都看清楚了。两国老一辈政治家历经千辛万苦才恢复和发展起来的中日友好关系受到严重损伤,两国人民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友好感情受到严重伤害,甚至促进东亚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的努力也受到阻碍。这样的结果对中国不利,对日本同样不利。

我提醒町村,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中日关系处于非常敏感的关键时期。希望日方在历史、台湾、钓鱼岛、东海等敏感问题上务必谨言慎行,不说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话,不做激化两国矛盾的事。任何不谨慎的言行都可能给两国关系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双方应当从切实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出发,加强沟通协商,冷静、务实、理智地处理出现的问题。

町村这次访问,没有得到日方想得到的东西,反而被我们上了一课。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澳门微尼斯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家璇回想中国和东瀛外交,谷内正太郎

关键词: